OPEC+减产协议谈判下的投机者:买涨原油期货遭遇“滑铁卢”

2020.04.14 -

经历多日谈判,OPEC+终于达成了历史性的减产协议。

北京时间4月13日,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及其石油生产盟友达成了协议,将原油产量第一阶(2020年5月至6月)削减970万桶/日。美国、巴西、加拿大将共同减产370万桶/日,其他G20产油国或也将减产。

然而,整个谈判过程一波三折引发原油期货价格上蹿下跳,令众多投机买涨油价的对冲基金们“很受伤”。

“由于OPEC+决定仅减少约1000万桶/日,远远低于市场预期的2000万桶/日,导致4月9日晚油价一度跳水大跌,令不少对冲基金要么止损离场,要么遭遇强制平仓风波。”Emirates NBD银行大宗商品分析师Edward Bell告诉记者。其间这些对冲基金一度浮盈逾10%,但在随后的油价大幅回落期间转而亏损逾20%,纷纷触发强制止损线。

在他看来,正是投机买涨失利,令对冲基金对OPEC+最终达成的减产协议相当谨慎——在4月13日亚洲交易时段NYMEX原油期货一度跳涨8%后,获利回吐盘纷纷涌现,令油价几乎抹平开盘所有涨幅。截至4月13日19时30分,NYMEX原油期货主力合约报价涨幅收窄至1%,徘徊在23美元/桶附近。

布鲁德曼资产管理公司(Bruderman Asset Management)首席策略师Oliver Pursche坦言,对冲基金们之所以不愿再押注油价上涨,一方面是墨西哥一度拒绝减产,令他们担心减产协议履约率可能打折扣,导致原油市场供大于求状况不会因减产出现实质性改变,另一方面疫情持续扩散导致欧美各国经济停摆时间拉长,正大幅压低原油需求,进而抵消OPEC+的减产效应。

一位华尔街大宗商品投资型对冲基金经理则向记者直言,相比OPEC+新减产协议所带来的原油供应减少效应,多数对冲基金在原油投资模型里,更愿将疫情扩散所引发的经济停摆与原油需求降幅,作为左右油价走势的最重要因子。只要疫情扩散导致全球经济难以恢复,他们就会采取逢高抛售的避险策略。

投机买涨者损失惨重

在美国政府斡旋沙特与俄罗斯停止原油价格战后,金融市场看涨原油价格的热情骤然升温。

CFTC最新数据显示,截至4月7日当周,一些原油生产贸易商、对冲基金与投机资本纷纷加入看涨原油阵营,其中原油生产贸易商的原油期货期权净多头头寸较前一周增加691.9万桶,对冲基金与投机资本的原油期货期权净多头头寸则分别增加1258.1万桶与3203.5万桶。

“这种现象并不多见。以往原油生产贸易商与对冲基金的操作方向都是相反的。因此这足以看出原油交易市场对OPEC+达成大幅减产协议的期望值相当高。”Oliver Pursche向记者分析说。在4月9日OPEC+开始举行会议谈判不久,市场买涨情绪骤然高涨令NYMEX原油期货一度涨至28美元/桶上方,原因是不少对冲基金听说OPEC+将减产2000万桶/日(相当于全球原油日供应量的约20%),远远超过市场预期值。

其间,不少程序化交易投资机构也跟进买涨NYMEX原油期货。

然而,随着市场传来OPEC+拟减产规模仅有1000万桶/日,市场交易情绪骤然巨变,令NYMEX原油期货价格直线跳水大跌逾20%。

“多数对冲基金意识到,1000万桶/日减产幅度根本无法抵消疫情冲击所带来的原油需求下滑压力,整个原油市场供应过剩状况仍将持续。”一位原油期货经纪商告诉记者。抛单的不断涌现,令他应接不暇——甚至在一段时间内根本找不到相应的买盘“承接”巨额抛单,尤其是大量对冲基金在原油期货市场追加空头头寸对冲手里的持仓风险,但当时整个原油期货市场几乎只有空头头寸,根本找不到多头头寸“匹配”。

所幸投资银行作为原油做市商,不得不主动接单“撮合”市场巨额抛单,才令原油期货市场恢复了交易流动性,但很多对冲基金抛售原油的实际成交价格,要比他们报价低了约0.4美元/桶。

“更槽糕的是,部分来不及止损的对冲基金账户因油价快速大跌直接逼近止损平仓线。”这位原油期货经纪商告诉记者。一家对冲基金刚从资本市场拆入资金按4倍杠杆,10%保证金比例投机买涨NYMEX原油期货,起初油价大涨令他们浮盈超过18%,但随后油价大跌令他们措手不及——尽管他们紧急采取抛售与买入空头头寸对冲风险,但账户净值仍然亏损逾25%,直接触发强制止损平仓。

他透露,在4月9日晚原油高位跳水下跌期间,多数对冲基金此项投资的损失幅度均在12%以上。即便部分对冲基金通过追加保证金避免了强制平仓,但当晚墨西哥拒绝减产导致OPEC+减产协议一度搁置,令他们依然承受巨大的持仓亏损风险。

经历4月9日以来原油期货市场上演大涨大跌的过山车行情,多数对冲基金与投机资本意识到OPEC+的减产协议不足以扭转油价下跌颓势。

Oliver Pursche向记者透露,在OPEC+减产力度不如市场预期后,他们已将欧美经济停摆所造成的原油需求下滑程度,作为原油投资模型的最重要因子。按照最差的场景预计,若疫情扩散导致欧美国家在6月中旬还无法解除封城,二季度全球原油需求将下降约3000万桶/日,远远高于OPEC+此次减产量。

“目前,对冲基金对OPEC+减产力度倍感失望。而投机买涨者不小心栽了大跟头。”他感慨说。

现货贸易有价无市状况难改

随着OPEC+减产协议落地,一些原油化工下游企业则希望有价无市状况能因此得以缓解。

“自从沙特打响原油价格战,我们一直希望能逢低囤油,但根本买不到原油现货。”一位山东地区民营炼油厂负责人告诉记者。一方面很多上游原油贸易商不愿亏本卖油,另一方面油轮靠岸卸货时相关人员需隔离居住14天,令原油运输效率低下。

他直言,原先他们希望此次OPEC+达成减产协议能令上游原油贸易商开始售油,但4月13日油价冲高回落,令多数原油贸易商依然选择不做交易。

在他看来,由于OPEC+减产协议无法令NYMEX原油价格反弹突破40美元/桶,这些原油贸易商仍是卖一桶亏一桶。何况目前中东地区出口到亚洲的重质原油官方价格仍为贴水约5美元/桶,导致他们原油贸易亏损幅度依然有增无减。

记者注意到,即便部分民营炼油厂通过自身资源逢低买入原油现货,也都迅速通过原油期货市场开展套期保值。

一位浙江地区民营炼油厂财务总监则向记者透露,近期他们将未来2个月交付的数千万元原油现货订单拿到国内原油期货市场做了套期保值,因为企业高层担心OPEC+减产力度不够大,令油价依然跌不见底。

在他看来,相比下游炼油企业,目前原油生产贸易商的套期保值压力更大。一方面由于OPEC+减产力度无力推高油价,这些贸易商若无法采取有效期货套保措施对冲油价低迷风险,将很难得到银行的原油抵押融资支持,触发资金链断裂,另一方面他们迫切需要通过期货套保盈利减轻低油价阶段的贸易亏损压力。

“如今很多贸易商都不敢轻易解除原油期货套保头寸,即便下游企业点价认购,他们直到原油现货交割才会解除相应套保头寸。”一位原油贸易商告诉记者。由于OPEC+减产协议无力推高油价至贸易商的盈亏平衡点,目前原油期货市场空头套保头寸依然较高,令油价下跌压力持续严峻。

- END -

158
0

技术解盘:IF 出现反转信号 IC 挑战更高价位

技术解盘:IF 出现反转信号 IC 挑战更高价位

  IF 呈现回转信号 IF跌到支撑位3264后企稳上升,股指期货行情上星期回撤到3383后拉出一根大阳线,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