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逾期、持股强转,89亿存货难救“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

2019.08.07 -

  近日,东方金钰(600086)股份有限公司(600086.SH,下称“东方金钰”)发布公告称,【美股指期货行情】38岁董事长赵宁因身体不好辞去所有职务。同时辞职的还有董事宋孝刚。

  事实上,东方金钰早已“风雨飘摇”,董事长辞职的背后除了业绩巨亏外,更有巨额债务压顶,而且实控人赵氏家族股权遭全部冻结。“翡翠第一股”能否凭借89亿元的存货翻身,有待观察。

  有A股“翡翠第一股”光环的东方金钰,正在逐步褪去翡翠的光泽。

  8月5日,东方金钰发布公告称,公司2日收到赵宁、宋孝刚的书面辞职报告。报告称,因身体原因,赵宁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及董事会下设各专业委员会委员等相关职务,辞去上述职务后,赵宁将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此外,宋孝刚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及董事会下设各专业委员会委员等相关职务,仍在公司担任财务总监及代行董事会秘书职责。

  蓝鲸产经记者查询资料获悉,赵宁出生于1981年,是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副会长,云南省珠宝协会副会长,也是东方金钰此前控股股东兴龙实业的董事长,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Wind数据库官网显示,早在2006年,赵宁就出任上市公司董事职务,并先后担任副总裁、副董事长、董事长等职务。

  宋孝刚曾任深圳发展银行罗湖分理处主任,1988年至2012年4月任深圳市城市建设开发(集团)公司财务部副部长,部长,深圳世纪星源(000005)股份有限公司董事。2012年进入东方金钰,任公司董事、财务总监。

  8月5日,东方金钰同时公告,公司拟于2019年8月20日召开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新增两名董事的议案。公告称,由于公司董事赵宁、宋孝刚辞去董事职务,根据《公司章程》的相关规定,公司董事会提名张文风、石永旗为第九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任期自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之日起至第九届董事会届满。

  公开资料显示,张文风2018年8月起担任东方金钰总裁。而石永旗此前未出现于上市公司董监高名单中。但是石永旗为江苏东方金钰智能机器人(300024,股吧)有限公司(下称“金钰机器人”)法人,东方金钰持有金钰机器人40%股权。

  赵宁撤离东方金钰之前,其控制的兴龙实业已退居东方金钰二股东。

  8月2日晚,赵宁提交辞职报告时,东方金钰公告称,因兴龙实业债务违约,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代表“上信-浦银股益4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8月1日,北京三中院将兴龙实业持有的公司1.05亿股股票(占总股本7.75%),扣划至上信-浦银股益4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账户。

  公告称,本次权益变动不会导致东方金钰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原第二大股东瑞丽金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变为第一大股东,第一大股东兴龙实业由原来占股22.15%(最初占股47.250%)下降为14.40%,变为公司第二大股东,上海国际信托持股7.75%,变为公司第三大股东。

  因到期未偿还43266027.40万债权,7月29日晚间,东方金钰公告称,其债权人首誉光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上市公司及子公司深圳金钰均已具备破产重整为由,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两者合并破产重整。

  蓝鲸产经记者简单梳理获悉,这并不是东方金钰第一次被申请破产重整。2019年1月,因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后不久,兴龙实业就曾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有明显丧失清偿能力的可能”为由申请法院破产重整并被立案。

  6月6日兴龙实业再次提交对东方金钰的破产重整申请,法院接收并立案,若是无法顺利完成破产重整,东方金钰存在被宣告破产的风险。

  被申请破产重组背后,是东方金钰的债务压顶。蓝鲸产经记者查询东方金钰财报发现,2018年东方金钰营收为29.61亿元,同比减少68.08%;净利润为-17.18亿元,同比下降843.32%。这一亏损持续至2019年一季度,彼时东方金钰营收为993.58万元,同比下降99.42%,净利润-1.61亿元,同比减少218.12%。

  东方金钰称,业绩下降是因为较上年毛利减少、资产减值损失增加、营业外支出增加所致。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8年年末,东方金钰总资产为114.76亿元,融汇金银负债合计为99.64亿元,负债率达86.82%。

  2018年年报发布当日,因实际业绩与预告业绩相差56.18%,东方金钰实控人被上交所监管关注。

  公告显示,因其信息披露存在违规,上交所决定对东方金钰及其时任董事长(代行董事会秘书职责)赵宁、时任总经理张文风、时任董事兼财务总监宋孝刚、时任独立董事兼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召集人张兆国予以监管关注。

  2月初东方金钰曾宣布,其实控人赵宁、王瑛琰拟将其合计持有的东方金钰控股股东兴龙实业100%的股份转让给中国蓝田总公司(下称中国蓝田)。交易完成后,中国蓝田将成为上东方金钰新实控人。该重组事项一出,立即遭到证监会以及媒体的质疑。最终在2月27日,东方金钰宣布因中国蓝田仍未就相关事项提供充分有效的说明,公司实际控制人赵宁审慎决定终止本次收购事项。

  自救不成,反而引来证监会的调查。5月24日,东方金钰发布公告称,湖北证监局认为,中国蓝田向兴龙实业提供的营业执照、中国蓝田总公司会议纪要等材料不完整,没有反映中国蓝田与中国农业农村部脱钩情况,导致东方金钰关于中国蓝田的信息披露不准确。因此,公司于2019年5月23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湖北监管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

  7月以来,东方金钰一直处在证监会的调查和问询之中。

  到7月18日,证监会对中国蓝田借壳东方金钰的立案调查。证监会向公司控股股东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兴龙实业法定代表人赵宁、中国蓝田及其相关人员下发了《调查通知书》。因上述股东及相关人员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上述股东及相关人员进行调查。

  7月22日,东方金钰公告收到上交所的监管工作函,涉及对象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处理事由是就诉讼相关事项明确监管要求。根据此前公告,东方金钰全资子公司金钰珠宝名下一处建设用地使用权被法院判决用以抵债,该建设用地使用权目前已过户给债权人潍坊诚志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无独有偶。7月23日晚间,东方金钰因被举报违法开具10张电子商业承兑汇票再次收到上交所问询;7月29日,东方金钰又因年报业绩信息披露问题遭遇监管。

  东方金钰的债务危机始于2018年7月。彼时,东方金钰资管产品被曝出兑付逾期。公告显示,东方金钰及子公司到期未清偿的债务共计9.16亿元。债务危机持续扩大。2018年10月31日,东方金钰公告,其债务规模进一步增加。截至2018年10月29日,东方金钰及子公司到期未清偿的债务本金共计21.89亿元,占其2017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67.76%。

  2019年,东方金钰的未清偿债务滚雪球般增加。2019年1月15日,东方金钰公告,称截至2019年1月11日,其新增到期未清偿债务共计约16.7亿元。

  4月18日,其逾期未偿还项目金额达到了40.61亿元,涉及多家信托、基金以及银行。

  7月29日上市公司遭上交所监管关注的同一天,东方金钰7月29日发布公告称,公司获悉,首誉光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已向法院申请对公司及子公司金钰珠宝合并破产重整。法院已于7月18日接收了申请资料,并进行了立案。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公开披露信息显示,在2004年至2017年间,东方金钰合计采购原石809块。根据媒体此前的报道,从2006年至2017年,东方金钰合计销售翡翠原石58块,销售金额5.86亿元,成本仅为1.95亿元,毛利率最高达到70%。根据东方金钰披露的数据,截止2018年年末,公司的存货高达89.33亿,其中玉石类的存货就达到82.6亿。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正是因为东方金钰有价值89亿的翡翠珠宝,所以才会有投资者把希望寄托于这些石头上,期望能用以偿债和盘活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东方金钰在其年报中承认,近两年翡翠市场需求低迷,公司库存大量翡翠成品不排除存货价格下跌的风险。但是在2017年斥巨资26亿元采购了338块翡翠原石并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时,东方金钰称“始终看好翡翠珠宝行业,由于翡翠资源不断减少以及原产地缅甸管控趋严,才大量储备翡翠原石。”

  彼时,资产负债率达历史最高86.82%的东方金钰,能否靠89亿元的存货破产重整,【股指期货直播室】还有待观察。但是行业人士表示,翡翠、黄金等产品,一直是消费者保值增值的投资消费渠道,面对89亿的存货,东方金钰的急剧变化应该是企业自身内部管理的问题。

  注:本文内容来自网络

- END -

184
0

IH多合约逆势维持升水 市场看好蓝筹股后市表现

昨日,A股三大股指继续弱势调整,股指期货喊单开盘小幅拉升后震动走低,IH多合约仍旧维持升水态势。从基差方面看, […]